期刊读物

期刊读物
医疗机构的院前救助义务及过错认定
 


                             金博大律师事务所  刘德宇   

        一、据以研究的案例
        张某和杨某夫妇于2012年12月24日晚11时许在家中感到身体不适(一氧化氮中毒)。11点28分,受害人张某拨打中牟县120电话求救,并向救援中心的工作人员告知了自己家的详细地址。后中牟县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紧急医疗救援分中心调配了被告中牟县中医院的救护车前去抢救。由于受害人夫妇已昏迷,所以电话也无法接打。中牟县中医院的救护人员在找到受害人张某和杨某家的住址后,以无法进入到受害人家中为由放弃了抢救,撤回了急救车。2012年12月25日上午,受害人夫妇被发现死在家中。2013年1月4日,中牟县公安局做出牟公刑鉴通字【2013】002号鉴定意见书,结果是受害人张某和杨某的心血碳氧血红蛋白的含量分别为67.78%和71.44%。
据此,原告认为,被告作为医疗急救单位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和义务,结果造成受害人没有得到及时抢救而惨死,被告的行为与受害人的死亡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因被告的失职,给原告的家庭带来惨重的灾难,给原告的身体及精神造成严重的伤害。因此,根据法律规定向人民法院提出索赔的诉讼。
        二、问题的提出
        1、被告在对受害人的救助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
        2、被告的过错责任大小怎么认定?
        三、被告中牟县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紧急医疗救援分中心在救助过程中存在过错
        1、根据人民法院在公安机关调取的录音资料,受害人张某在感到身体不适时,第一时间拨打120求救。根据录音资料,张某当时呼吸急促,情况非常危急。即使作为一个普通人也能感受到受害人的危险程度。但是,被告救援中心的值班人员疏忽大意或者不专业,在接警记录上面认定为“闷气”,而实际上,救援中心提供的录音中,其指示中医院出车时,告知的是受害人为老年哮喘。显然他应该意识到病情的严重性。在病人的表达比较明白的情况下,误听为其他地方。该录音一直持续5分多钟的时间,值班人员也没有提供必要的指导和自救。
        2、结合张某去世前的通话记录单和被告的通话记录、派车单,被告通知医院急救车出车急救后,又让急救车停止,到再次发车到达目的地将近半个小时,错误最佳抢救时机。
        3、在救急车到达后,没有联系到病人,作为专业人员应该意识到病人的严重性,但是,被告却没有采取其他措施,而是直接叫急救车返回。在救护车返还后,被告一直给受害人拨打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作为救援机构,更应该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更应该想办法采取措施积极救援,但是,事实上,被告救援中心没有采取其他救助措施。最后第二天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找人去核实,结果发现受害人惨死在家中。
        根据《郑州市社会急救医疗管理条例》第十三条 市、县(市)、上街区紧急医疗救援机构受理急救医疗呼救后,应当根据就近、就急、就专业的原则,即时向相关急救站发出指令,相关急救站应当在规定时间内派出救护车和医护人员。第十六条 市、县(市、区)急救医疗机构的调度人员具备相应执业资格的,在受理急救医疗呼救时应当对伤病员或现场其他人员给予必要的自救或互救指导。
        第二十七条 相关部门和单位应当按照下列规定为社会紧急医疗救援工作提供保障:……(三)公安、民政等部门对无法证明身份的伤病员的有关情况,应及时调查或实施救助;显然被告没有尽到自己的救助义务,存在过错,应该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四、被告中牟县中医院在救助受害人的过程中违反注意义务,存在严重的过错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以及被告的自述,中牟县中医院接到救援中心的指派,派车到
指定地点去参与救护,其与受害人之间存在法律上的救助关系。因此,中牟县中医院应该采取积极措施实施抢救。但是在到达目的地后,联系不到病人,进不到小区内后,没有积极联系相关机构采取救助措施,而是听从救援中心的指挥直接返回医院。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条:“医疗机构以救死扶伤、防病治病,为公民的健康服务为宗旨。”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一条:“ 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第五十八条 “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因此,被告中牟县中医院存在一定的过错,应该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五、张某及杨某的死亡与被告的不作为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根据以上分析,二被告显然存在严重的过错,但是,对于受害人的死亡与被告的行为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存在着争议。由于被害人属于一氧化碳中毒,即使被告能够赶到现场也很难说一定能够抢救过来。这从经验法则上讲,确实存在着这种可能性。但是,民法上的因果关系不是必然因果关系,而是相当因果关系。在具体的司法审判实践中,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一是确定行为人是否在事实上属于造成损害发生的原因;二是确定已构成事实上的原因的行为是否在法律上成为应对该损害负责的原因。本案被告对原告在造成损害发生的数个条件中,如果某个条件有效增加了损害的客观可能性时,可视为损害的充分原因;在判断因果关系时,应当依据相当性概念来加以判断,以确定行为与结果之间是否具有因果联系;如果认定有因果关系,使被告承担赔偿责任,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所确立的公平原则及社会公平正义观念相符合。本案被告违反注意义务,该过错与受害人的死亡有一定的因果关系。
        六、判决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被告中牟县中医院“在查找无果后并没有穷尽一切合理的手段,即接受指令返回,存在一定的过错;被告紧急救援中心在接到救护人员反馈因客观原因不能对求救人员进行救治时,明知求救人病情危重,却未指令救护人员寻求其他途径进行救援,而指令救护人员返回,对此亦存在一定过错。”判决中牟县中医院、中牟县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紧急医疗救援分中心连带承担20%的赔偿责任。
        七、结语
该案件在审理中,许多人都对受害人的去世感到惋惜。案件暴露出当前医疗机构院前急救中存在着亟待解决的问题。代理人觉得这不仅是医疗救助者过错问题,更重要的是医护人员对于病人的生命健康缺乏足够的重视, 缺乏对生命的尊重和怜悯之心,这种人文精神的缺失可能是今天医患纠纷无法化解的重要原因。
上一篇: 因受诬告被传唤后供述其他罪行是否成立自首--张艳啟强奸案    下一篇: 一把刺破亲情的滴血藏刀(办案纪实)
友情链接
百度 |  北京分所 |  谷歌 |  中国法院网 |  河南律师网 |  中顾网 | 
首页 | 关于金博大 | 律所动态 | 专业领域 | 金博大团队 | 八方律师联盟 | 学术专著 | 投诉受理|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总所:郑州市郑东新区站南路 河南商会大厦22层
上海地址:上海市欧阳路568号庐迅大厦19C豫ICP备05009710号
[建议使用IE7.0以上的浏览器版本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