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读物

期刊读物
好友婚变
 

好友婚变

小王         
          Y君突然给我打电话,讨要好朋友Z姐的电话。我很奇怪,因为Y君和Z姐老公(L哥)的关系如同我和Z姐的关系那么好,而Y君和我素不常联系,他为什么不向Z姐老公讨要号码?问他,他说Z姐老公L哥和Z姐已分,L哥和Z姐因久不联系已经不知彼此电话号码。我怎么也想不通:L哥和Z姐怎能离婚了?
        Z姐曾经咨询过我离婚事宜,说是一远房亲戚需要,我曾经闪过一念:会不会是姐姐她本人?但我未深想下去,因为我是Z姐和L哥幸福生活美好爱情的见证者,离婚这种不幸事件怎可能降临到他们这对鸳鸯身上?
        想来,有很多令人感动的细节留在我的记忆里。
        当年,L哥和Z姐是校园情侣,他们有着纯洁真挚的感情,这种感情和金钱、权势无染,是一种真正的互相仰慕彼此欣赏。我们学校和他们学校相隔一座山,山不高,夏天很是凉爽。突然,他俩手牵着手就来了,然后买冰糕,一块儿散散步,我做电灯泡,他俩不介意,好像还很享受的样子,一块儿说说话,然后我目送他俩甜蜜的身影消失在山路上,他们爬过山就会回他们学校去。有时候,他俩是坐车来的,公交车刚开始好像是按站收费,一站五分钱,后来改成两校之间票价两角,后来变成五角。这公交车是台湾爱国侨胞彭立珊捐赠的,所以上书“彭立珊专线”字样。我曾经装模作样地看过他俩的掌纹,对L哥胡诌到:“你的掌纹显示你以后很有事业,会事业有成,以后能挣大钱!”我对Z姐胡诌到:“你的掌纹显示你以后很有钱,恐怕是他挣了交给你的”。Z姐害羞,颠怪我:“去你的!”我发现L哥火辣辣的眼神看着Z姐,充满爱意,这让我很羡慕,因为当时我尚未收获如此成功的爱情!
        L哥先毕业,然后是Z姐毕业,最后是我毕业。Z姐毕业后他们修成了正果,婚了。结婚时却未通知我,Z姐说怕我破费所以不通知我。我毕业时物品直接托运至他们家,我工作报到后从他们家把行李又拿到单位,现在想来给他们带来了多少麻烦!我找工作时直接在她家住,他们两人的生活很是甜蜜。回老家时他俩买了两张卧铺,我穷没买卧铺只买了硬座,Z姐让我藏进她的被窝,我很忐忑,Z姐却很镇定,就这样我躲过了列车员的检查。在列车上,Z姐很自然的依偎在L哥的怀里,这样的场景让我觉得我的灯泡亮度有点高。L哥单位福利很好,上午发奖金,下午又发奖金,没有名字的奖金,一次又一次。发的东西也很多,腰果、核桃、花生、油、米、鱼等等。我记得那次他俩是回Z姐娘家,他们的小推车带满了东西,L哥对当苦力很有预见,说:“怎么带这么多东西?” Z姐抬头指着L哥理直气壮的说:“我爹妈养活我这么大,这么大一个闺女不要一分钱彩礼就给你了,你孝敬一点东西不应该?我还觉得带的东西不够呢!”L哥很包容地笑,说“应该”!我在旁边也嘿嘿笑,免费欣赏着他们这种充满情趣的生活!
        后来,他们有了孩子。一次,我去他们家时,大概孩子有三个月大,L哥出差。我看见Z姐有一本书上面是讲孩子的成长发育的,读了以后我发现这么大的孩子书上说可以食用水果啦,指给Z姐看,她说她没有注意到这段话。于是心血来潮之下我们跑到街上买了那种很大很漂亮的苹果、个头很大的香蕉,回去后拆了一块儿纱布洗了洗,把苹果放在纱布中挤水,然后给孩子用小勺服下。谁知道孩子吃后下午就开始拉稀。我的天呀!下午晚些时候,L哥回来,Z姐心力憔悴伏在床上哭泣,L哥慌着整理尿布、慌着抱孩子带着慈爱的眼神、慌着安慰Z姐。我还记得那次我被孩子尿了裤子,但很快裤子就干了。
        这些细节在我听到他们分手的消息的时候是断断续续涌上心头,觉得心里很痛。这个消息是真的吗?他们没想着让周围的人来帮助调解矛盾而是选择封锁消息,就这样选择忽视以前的幸福?忘掉以前的快乐?我对老公说:“我不甘心,我想调解调解他们的矛盾,要是能复婚多好!”老公说:“你不要想着以你的能力就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我不会给Z姐打电话来验证和讨论,我需要在百忙之中去一趟。
上一篇: 车的“蜕变”    下一篇: 抵押与保证并存,保证人承担责任后的追偿问题
友情链接
百度 |  北京分所 |  谷歌 |  中国法院网 |  河南律师网 |  中顾网 | 
首页 | 关于金博大 | 律所动态 | 专业领域 | 金博大团队 | 八方律师联盟 | 学术专著 | 投诉受理|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总所:郑州市郑东新区站南路 河南商会大厦22层
上海地址:上海市欧阳路568号庐迅大厦19C豫ICP备05009710号
[建议使用IE7.0以上的浏览器版本浏览本站]